※当前位置※主页 > 非主流文学 > 非主流文学 > 故事:他她-非主流文学
返回首页

他她-非主流文学

2013-11-07 01:31来源: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:妖语浏览:
在线投稿      发表作品

她是一个内心澄明,有着执着信念却又充满空洞与孤独的女子,她最喜欢在遥远的美洲一种叫做 的鸟,她觉得她飞翔起来有种壮士慷慨就义的味道,她喜欢的就是那种悲壮,她信仰拉萨的神,她跪在 的神像前,双手匍匐在地,闭上眼,虔诚的为所有人祈祷,她爱拉萨,因为她觉得拉萨有种粗糙而古朴的美,看到 的建筑让她觉得只要一闭上眼就能忘却所有的欲念,回归一种近乎原始的心灵状态。她一直固执的认为缺少母爱的孩子会是一个精神残缺的人,她不停的寻找爱,却让自己越来越孤独,她不停的寻找,不停的寻找,到最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,仿佛一种天生的推力,把她不停的推向远方……

他是一个内心淳厚,有着顽强的毅力却又充满黑暗与模糊的房子男子,他最喜欢能在温暖的古拉尔镇上有一座哥特式的房子,家的感觉让他觉得安定而和谐,他没有信仰,只深沉的爱着自己的母亲,那是他唯一的支撑。在繁华的大都市长大的他,让他觉得信仰这东西实在奢侈,他看遍了霓虹背后的无奈与张狂,看清了在这欲望的都市生存只能靠自己的双手。神、只是爱幻想人的安慰。他的心中时时隐藏着不安定的因素,惹得他躁动不安,他不断的寻找能使自己安静下来的力量和意念,他的身体里似有两个分裂的人,一个带着欲望与勇敢,像一头狂暴的兽,受了伤独自舔自己的伤口,一个带着安静的漫不经心的颓唐,本该执着,却摆脱不了骨子里另一种消极的力量,他不断的挣扎,不停的想挣脱,他累了,很累!

20岁生日的时候,她独自坐在院子里的青石板旁,周围湿漉漉的,是绿绿的苔藓,她对自己说“止然,该走了!”

在偌大的摄影棚里,他站在摄影机旁对着一个妖娆的女子拍侧面造型,一遍又一遍的拍,阳光慵懒,落日黄昏的光线更给女子增添了一分妩媚,可他却不满,他拍不出他想拍的美,突然他感到孤寂,大吼“我要的是眼神,眼神,清澈的眼神”

她的世界很单薄,一个人在人流之外来来回回,不打扰

他的世界很热闹,一个人在人流之中熙熙攘攘,不安定

她的行囊里只有两件东西,一件碎花的棉布裙子,一个小巧的镶银的戒指,这是母亲生前的东西,她很珍视

他什么都没带,但不忍看见母亲的泪,留了封信,写到“我会回来,母亲珍重!他的身后曾经的回忆在凋落。

他和她的相遇也许就是宿命,有相同的心灵契合,却找不到共同的支撑,彼此爱着痛着,一回头一转身,早已成了过客。

遇见没有浪漫唯美的场景,恰巧遇见了,也就认识并熟知了。

他和她一起到了阿塔哈卡神庙,她不迷恋神庙本身,却沉溺于来自神庙遥远的古传说,流放的牧师为哈卡建立起巨大的神庙,并试图让他重返物质世界。伟大的守护巨龙伊瑟拉得知了阿塔莱的阴谋,并摧毁了位于沼泽下的神庙,邪恶的哈卡终究不能占有神庙。他一直想去看看蓝洞,他说,蓝洞是海底突然下沉的黑洞,深邃,呈现昏暗,有着极其神秘的蓝色调,那是冰川时代的奇观,他说这些的时候眼神里有着很少见的忧郁和黯然,她望着他……楞了楞!便咯咯的笑起来,他问她,她便怎么也不说!


她的美犹如倒映在河中的水仙摇摇曳曳,自觉自持,不知竟让他心潮起伏,脑中浮现出幻影来,而她却是不自知的,不知这脱离容貌之外的美竟如此让人动容,坐在暗中,有淡淡的莲花池畔上空的朦胧水汽凝绕,他欲言又止的眉梢,细长而拖延,他看到她的第一眼便觉得这个世界与他也仅一步之遥,但这一步却足够遥不可及,可他并不慌,恍若独坐断崖凝望湖蓝海面而心平如镜。

很多年以前他不会记得他的脸,面朝着 她的眼神跳过了他的期待,他们一起攀登在 的断崖上,她细心而呵护,他幽默而坚强,他们一起走进一个迷途的森林,踌躇而困惑,他们一起走过花海与流水细长的河流,幸福而温暖。
塔罗玛是他们的最后一站,她终究要继续走,他无法阻挡

她坦然而温和的看着他说“你很寡言,但是内心分明厚实,是心里藏着一面海水的人,我能够分辨,所以我喜欢,这些书信和画给你,你好好拿着吧!

他觉得失落,但也明白,她仅仅存在他的内心之中,或者是他的幻想之中,他与她一边跋涉在峡谷森林之中,一边分享各自的回忆,旅途结束,他们的回忆也被各自清空,他给她打开了一道时间的门,她给他一个意念而产生的奇迹,那趟旅途只是他们各自生命中的插曲,谁都不是谁的终点。

他站在一座巨大的雕着古代神庙的画像 旁,张开双臂平坦着身子卧在一块被雨水冲帅的很干净光滑的岩石上,他的眼睛睁得老大,迎着直刺过来的阳光,远处的高山环绕,被一层又一层的浓雾半覆盖着,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诗;我看青山多妩媚,青山看我应如是。他闭上了眼,继续喃喃的低语像是着了魔

他说“止然,能不走吗?人生不过如此,不要再四处漂泊,颠沛流离,不如我们回到拉萨,慢慢的一起老去,安然而寂静的度过余生,不好吗?止然……

她讪讪的笑着,点燃了一支烟,淡淡的烟圈缓缓的从她苍白的口中吐出,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层的白色的模糊“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株妙法莲花,我从未觉得我的幸福会在尘世中得来的如此理所当然,尽管我也向往,有一所房子,周围栽满了紫罗兰的小花,不用漂泊,有一个男子踏实并很爱我,拉着我的手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去散步,有三两孩子围绕膝前,摘攀在樱桃树上的丝瓜花……

敬告: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!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热点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