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当前位置※主页 > 短篇频道 > 经典故事 > 故事:流浪情缘 -经典故事
返回首页

流浪情缘 -经典故事

2016-05-02 16:02来源: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:编辑浏览:
在线投稿      发表作品

我的名字叫平路,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小路。我在北京漂着差不多有两年了,如今已经沦落到了乞讨的境地。

  刚到北京的时候,我们有5个人,一个鼓手一个键盘手两个贝司手,我是吉他手兼主唱。我们有着相同的梦想,那就是在首都这个繁华之地,成就一番事业。

  我们都希望能用音乐来释放自己身上强烈的激情和欲望,我们的乐队叫做菩提,看上去很像个无欲无嗔的组合,其实那下面隐藏着的却是年轻人火热的激情和渴望传奇的欲望,不愿平淡的5个人聚集在一起,希望能走出一条不平凡的道路来。

  我们先后转战了几家音乐制作公司,全以失败告终,即便是我们屡败屡战,联系的公司影响力越来越小,可等待我们的结局却一直只有一个,那就是一次一次被冷落。

  后来我们几个实在没有钱花了,就到一些歌厅里面去卖唱。但是几乎每家歌厅我们都做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,然后就会和那里的老板发生冲突,不得不离开再找一家做。

 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,我们只是想在客人少的时候唱唱自己的歌,类似于一种后现代的摇滚,充满金属的味道,“菩提本无树啊,明镜亦非台,人生转眼逝啊,匆匆几十年……”

  就是这样的一个愿望,却也无法实现。

  记得有一次一个歌厅的老板指着我们几个的鼻子说,你们乐意干就干,不乐意干就给我滚蛋,别他妈的在这儿邪声邪气地乱叫一气,吓跑了客人一个子儿也别想拿。

  我笑着对他说,你不想付钱也就算了,但请你闭嘴。

  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,我从后面一把抓住他的头发,只一扯就把他扔在地上,杂七乱八的一顿拳脚就让那家伙鼻青脸肿了,然后我们5个就从窗户跳出去,在保安捉到我们之前逃之夭夭了。

  憎恨别人轻视我,因为我已经身临其中。

  后来实在熬不下去,大家也就散了。

  我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想不到会出现这种沦落到乞讨的境地。有一段时间我也做了地铁歌手,所谓地铁歌手就是每天定时出现在地铁的入口处,在人流经过的时候大声唱歌,然后就可以得到一些人们丢在地上的硬币,为了占个地盘还打过一架,后来就做烦了,那是个没有办法生活在阳光里的职业,我不喜欢。后来,为了吃上一顿饭,有时不得不跑上几家小饭馆儿什么的,先唱上一首人家喜欢听的歌,老板高兴了才会给上两个馒头,有时还会给点菜吃,有时候根本就没人理,只能饿肚子。

  那天我混进一家酒吧,要了一瓶酒,坐在角落里一个人慢慢地喝。

  我的口袋里一文钱也没有了,但我还是要了酒,事情如何收场我早就置之度外,只要有酒喝就好了,只要能醉,我早就不在乎脸皮了,大不了挨顿揍也就了了。

  记得那天她很伤心,坐在酒吧的角落里掉眼泪,死命地抽烟,抽完了问我讨烟,我连饭也吃不上,哪里来地烟呢,在我这里讨不到又神经兮兮地问酒吧里的那些男人讨。他们不怀好意地拉住她,指着衣领里说伸进来拿。她面无表情地站着,另一个男人诡秘地给了她一根烟,我不禁担心起这个陌生的女子,她应该知道那也许是毒品。她接过去,他们替她点上,围住她。

  我走过去,把她拉出来。她皮肤很光滑,穿着暗青色的裙子,没有化妆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凄凉。那些男人不肯放过她,他们以为可以在她身上得到便宜,以为她是待价而沽。我知道她不是,她气质良好,眼神清澈。我斜睨着这些面目可恶的男人,低声说别惹事,我会报警。那些男人说怕死了,你报啊,当我们是吓大的。

  有个家伙上来当面就给我一拳,我的鼻子流血了,我笑笑说,行啊,你做我大哥吧,那人转身大约是要和他那帮子弟兄们显摆,我抡起一个酒瓶子就把他的后脑勺开了花,那几个家伙一愣神的空儿,我拉了她就往外跑,直到跑得心都快从胸口里蹦出来时,我才停下来。

  她的鞋跑丢了,脚在流血,但她却不喊一声疼。

  我对她有些好奇,就问她,你怎么一个人去惹那些男人?

  她不说话,突然就抱住头,大声地哭了起来。长发遮住了她的脸,我只能看到她的胸部起起伏伏。

  等到她停下来的时候,我说我送你回家吧。

  当我费尽周折地找到那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,推开门的一刹那,我有些恍惚,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在现在。

  小屋里除了黑色就是红色,满墙贴得都是朋克、金属、爵士、死亡、布鲁丝的海报宣传画还有照片,还有些发了黄的演唱会门票。很长一段时间我也狂迷这些,我也曾不停地买,不停地贴,那种感受很深刻,仿佛每一张都贴在心上,越来越厚,越来越沉,越来越孤独。没钱买海报或买不到的时候,就去朋友那里蹭,在音像店门口转悠,没人时揭下一张就跑,好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其实才只有几年时间。

  她有些怕光,窗户上钉了厚厚的遮光布和暗红色的窗帘,用按钉绷在窗户上,死的,无法拉开,屋子里便永远是夜晚。

  房间里没有床,只铺了一层黑红相间的地板,在窗下铺两层厚厚的毛毯,便是她的的床了。有DVD机和电视,那些东西可以用来打发时间。还有锅碗瓢盆,全堆在墙角。

  我把她放到地上,然后说我该走了,你自己把门关好。

敬告: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!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热点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