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当前位置※主页 > 短篇频道 > 经典故事 > 故事:此生无法说爱你 -经典故事
返回首页

此生无法说爱你 -经典故事

2014-10-13 16:01来源: 点滴生活文学 作者:编辑浏览:
在线投稿      发表作品

 A.

  桃桃12岁那年,第一次见到林灿。13岁的林灿,是个清瘦冷峻的少年,跟在许阿姨的身后,冷冷地注视着这个陌生的家。许阿姨的手,抚在林灿的肩上,低声催促他,叫爸爸啊。

  林灿的嘴始终紧紧闭着,嘴角有一道坚硬的弧线,很倔强的样子。爸爸宽容地笑,憨厚地说,别为难孩子,叫什么都行。又拉过桃桃,桃桃却不等爸爸开口,已经乖巧地趋前一步,清脆的声音如风拂银铃:“许阿姨好,灿哥哥好。”许阿姨便喜得一把拉住桃桃,亲切地整整桃桃的衣襟,摸摸桃桃的小辫,嘴里一个劲儿地说,真是可人疼的丫头……旁边的林灿,却鄙夷地哼了一声:“就会讨巧卖乖!”便摔门而去。

  桃桃5岁时,妈妈便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去世,一直由爸爸带着。林灿有爸爸,但是脾气暴烈,喝酒打人,把一个家弄得支离破碎。父母离异后林灿便跟着妈妈。桃桃爸和许阿姨经人介绍走到一起,他们这个家,也就这样复杂地组合在了一起。

  桃桃喜欢这个新家,每天放学回来,看到桌子上热腾腾的饭菜,空气里氤氲着饭菜的香味,桃桃小小的心,便欢喜地开出花来。她喜欢跟在许阿姨后面,帮她剥根葱洗颗菜;喜欢傍晚时一家人围在餐桌前,闲闲地吃饭。桃桃总是叽叽喳喳说学校的事情,不然就追着许阿姨问东问西。而林灿,只是闷头吃饭。有时候桃桃夹了林灿喜欢的糖醋排骨放到他碗里,乖巧地说:“灿哥哥,阿姨做的排骨很好吃呢。”林灿头也不抬,吃到最后,必定仍把那块排骨留在碗里。

  桃桃的心,有细小的失落。她从小就希望有个哥哥,可以带她去树上捉蝉,帮她撑起橡皮筋让她跳,还有,隔壁班的小胖,总是在放学路上拦着她,把她梳得整整齐齐的小辫弄得乱七八糟。她不敢告诉爸爸,只是期盼,如果有个哥哥就好了。

  可是,冷漠的林灿,完全不是哥哥的样子。

   B.

  桃桃和林灿在同一所中学读书。学校离家有十几里的路程。家里只有一辆自行车,每天早晨,桃桃坐在林灿的车后,让林灿载着她,一路晃晃悠悠地去学校。林灿吃饭的速度很快,桃桃跟着他,吃饭也常常囫囵吞枣。有一次她吃得稍慢一些,出门时林灿已独自骑着自行车走出好远。桃桃在后面追着跑,当然追不上。桃桃便急了,停下来,把书包狠狠摔在地上,声嘶力竭地喊:“林灿,你给我站住!”

  林灿站住,回头看她,眉头微皱,目光里有无奈,有躲避,又有揶揄。桃桃使性子,赌气在原地站着不肯动。林灿无奈地摇摇头,回头帮她捡起书包,背在自己肩上,又拽着她的手往前走。桃桃低了头,脸颊微红,心跳如鼓。桃桃眯着眼睛,一任那双温暖的手,把她往前牵。是四月,有风,空气里弥漫着梧桐花的香甜,芬芳的气息一直流到桃桃的心里,泛起柔柔的波。

  林灿是学校里功课最好的男生,总有女生绕来绕去地和桃桃打听林灿,桃桃便把头一昂,很骄傲地把长发往后一甩,林灿,是我哥哥啊。又小心翼翼地加一句:他对人可凶了,你不要去招惹他。看着女生们吓得吐吐舌头,仓惶逃离,桃桃便开心地一跃连上三级台阶,却没站稳,身子晃了两晃,眼看就要摔倒,正好被一双手稳稳接住。林灿仍然眉头微皱,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,嘴里嘟嚷:“玩杂技呢?”

   C.

  16岁的林灿,蜕变成一个沉稳大方的男生。温暖安逸的家庭环境,渐渐磨去了他的尖锐和冷漠,脸上开始有浅浅的笑意。林灿的心,在桃桃对他的亲热和崇拜中,日渐温厚而细致。对桃桃,林灿也学会像亲妹妹一样宠着。他会用卖旧报纸的钱,给桃桃买初夏新上市的菱角,回来用刀切开,再一个一个挤出粉白的米来,桃桃便喜笑颜开,只顾忙着捡了往嘴里丢。冬天下了晚自习,林灿在学校门口等着桃桃,手里捧着一袋奶油爆米花,或者一只热腾腾的烤红薯。桃桃坐在林灿的车后,一边吃一边大声地唱歌,林灿在前面哼哧哼哧努力地蹬着车,桃桃突然伸着手臂,把手里的红薯递到林灿的嘴里:“哥,加点油啊。”

  学校里组织春游,景区的地摊上,有卖各种各样的饰品。桃桃看中了一对桃木手镯,古朴雅致的造型,粗犷流畅的线条,桃桃缠着林灿:“哥,买了吧,回家就还你钱,大不了我一个月不吃早饭。”林灿笑着敲她的脑袋,“丫头,不许赖账哦。”

  手镯戴在手上,桃桃快乐得像个孩子,上下晃动着手腕,两只镯子轻轻相击,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。林灿看着阳光下长发飞扬的桃桃,想起一个词:环佩叮当。

  桃桃没有还林灿的钱,林灿说,当是哥哥提前送给妹妹的生日礼物。而事实上,清贫的家境,是不允许桃桃有这样的奢侈的。林灿一个月没有吃早饭,才把这笔钱省了出来。

   D.

  一场高考,成了彼此命运的分水岭。林灿考到了上海的大学,而成绩同样优异的桃桃,竟出乎意料地落榜。

  爸爸和许阿姨商定,让桃桃再复读一年。桃桃却很决绝地一把火烧了所有的课本,她说我一看书就头痛,不如找个工作先做着。

  秋天的时候,林灿离家去上海。离家前,林灿在桃桃的房间里坐到很晚,话说了很多,反反复复只有一个意思:桃桃,你不能放弃,我在上海等你。桃桃看着眼前这个清俊的男生,心里有淡淡的疼痛划过。有些事,还是不说了吧。

敬告: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!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热点图文